谷阳戏曲网 > 戏曲单位 > 坚守传统 相信传统——评剧《三节烈》观后
坚守传统 相信传统——评剧《三节烈》观后
2020-05-15 09:34

戏曲单位 1

戏曲单位 2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刘新阳

坚守传统 相信传统 评剧《三节烈》观后

锦州市评剧团 评剧《三节烈》剧照

戏曲单位,芸窗无尘主人

不久前,锦州评剧团恢复演出了评剧传统剧目、也是该团的保留剧目《三节烈》。评剧《三节烈》又名《绣鞋记》《春秋素烈》,是评剧创始人成兆才编写的,于1917年经仁善年、金开芳首演于唐山永盛茶园,距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此次,锦州评剧团为了压缩演出时间,又对剧本进行了一定的剪裁,使一出闪烁着评剧传统光彩的经典剧目,在其首演近百年后再一次被搬上舞台,并受到评剧观众的热烈欢迎。此举无论从艺术欣赏价值,还是从历史文化价值上看,都是值得肯定和思考的。

《三节烈》又名《绣鞋记》、《春秋素烈》,是评剧创始人成兆才编写的一出评剧,于1917年经仁善年、金开芳首演于唐山永盛茶园,距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此次,锦州评剧团为了压缩演出时间,又对剧本进行了一定的剪裁,使一出闪烁着评剧传统光彩的经典剧目,在其首演的98年后再一次搬上首届辽、吉、黑、蒙四省地区地方戏曲优秀剧目展演的舞台,并受到辽沈地区评剧观众的热烈欢迎,此举无论从艺术欣赏价值,还是从历史文化价值上看,都是值得肯定和思考的。

《三节烈》经成兆才创作并被搬上舞台后,就始终广泛地活跃在评剧舞台上,而后又经过数代评剧艺人的实践、打磨以及传承,不仅使这出戏在情节和人物形象上趋于完整和丰满,更使其表演艺术在历代评剧表演艺术家的加工与传承中得到了强化和积累。作为评剧的优秀传统剧目,《三节烈》的故事虽是流线性的发展脉络,但情节并不简单。

《三节烈》经成兆才创作并被搬上舞台后,该戏就始终广泛地活跃在评剧舞台上,而后又经过数代评剧艺人的实践、打磨以及传承,不仅使这出戏在情节和人物形象上趋于完整和丰满,更使其表演艺术在历代评剧表演艺术家的加工与传承中得到了强化和积累。作为评剧的优秀传统剧目,《三节烈》的故事虽是流线性的发展脉络,但它的情节并不简单,归纳来说,《三节烈》中有两条主要的人物和故事线索:一条是书生王定保因和同学赌钱欠下赌债,到舅父家借钱还债,恰值舅父外出,只有自己的表姐,也就是自己的未婚妻张秋莲与表妹张春莲在家,春莲、秋莲因手中无钱,春莲乃将自己的衣物借给表弟典当借此还债。不料,又值当地恶霸武举人李佩威家中失窃,李武举诬告王定保用来典当的衣物是从他家行窃的赃物,并买通县官沈不清,遂将王定保屈打成招羁押在监。春莲、秋莲姐妹闻讯,不畏艰险,越衙告状。知府赵华光传来李武举质问,李武举辩称典当包裹中的绣鞋是自己胞妹所绣,知府遂令李之胞妹上堂试穿绣鞋,李武举无奈将强掳来的民女赵素琴叫到堂上,代胞妹试穿绣鞋这也就引出了本剧中的第二条线索:赵素琴因灾荒与父母投靠叔父,中途父亲赵华恩竟被李武举打死,并强行掳去了素琴,意欲霸占。赵素琴佯装李武举的胞妹上堂回答,慷慨陈词,历数李武举的恶行,不料堂上问案的知府赵华光竟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叔父,最终案情大白,赵素琴与母亲及叔父团圆、王定保被无罪开释,李武举和沈不清得到制裁,全剧以大团圆结局告终。正是春莲、秋莲、素琴三名待嫁女子的不畏权贵和敢于抗争,才使因绣鞋而起的一桩莫须有的冤案大白天下,这也是该剧除叫《绣鞋记》之外,还叫《春秋素烈》和《三节烈》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