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阳戏曲网 > 梨园资讯 > “琼瑶诉于正案”:影视编剧维权启示录
“琼瑶诉于正案”:影视编剧维权启示录
2020-05-15 08:47

图片 1

编者按 全国两会已落下帷幕,但围绕两会代表委员议案提案中所关注问题的讨论还在继续着。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王兴东在两会中专门作出了一个“提高中国电影质量要依法保障剧本的首创、首脑、首席的地位”的提案,他希望整个社会能尊重编剧,给好剧本的创作提供良好的环境,让更多精品佳作问世。他的建议正好符合3月1日起实施的《电影产业促进法》中第十二条“国家鼓励电影剧本创作和题材、体裁、形式、手段等创新,鼓励电影学术研讨和业务交流”的规定。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

资料图片

2014年12月5日,台湾作家琼瑶诉大陆编剧于正一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开庭审理。琼瑶委托律师诉称,于正的《宫锁连城》电视剧和剧本几乎完全套用了《梅花烙》小说和剧本,严重侵犯了她的改编权、摄制权,因此向于正等五被告提出2000万元的索赔。法院一审判决,于正等五名被告构成共同侵权,立即停止《宫锁连城》的复制、发行和传播行为,于正需在媒体上刊登致歉声明,五被告连带赔偿原告500万元。一审判决后,被告不服上诉。2015年12月18日,此案落下帷幕。北京市高院终审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琼瑶胜诉,历时近19个月、被《人民法院报》列入2015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的“琼于案”对于编剧维权,行业组织完善自身都提供了经验与样本。

伊朗阿斯哈·法哈蒂编导的电影《推销员》,再度夺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上次由他编导的《一次别离》曾获第8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成本才用了32万美元。阿斯哈·法哈蒂是学编剧出身,两部影片获奖不是靠高成本、高投入、高科技,不是靠大明星,而是靠好故事、好内容。而中国影片冲奥参赛20年之久,屡屡败北,不及亚洲的日本和伊朗,我们不缺资金、不缺好导演,要害是缺少好剧本、好故事。

一些编剧惟利是图,无视道德和法律抄袭剽窃他人作品。赵国品 作

缺好剧本是世界电影的共同危机,剧本即脚本,立足之本,中国电影要走出去,迈向世界电影强国,必须建设强大的剧作队伍和雄厚的剧本基础。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第十四条要求:“提高文艺原创能力,重点扶持文学、剧本、作曲等原创性、基础性环节,注重富有个性化的创造,避免过多过滥的重复改编。”《电影产业促进法》第十二条“国家鼓励电影剧本创作和题材、体裁、形式、手段等创新,鼓励电影学术研讨和业务交流。”这在法律层面给予了保障。

王兴东:电影立法,岂能割弃一剧之本?

为此,笔者认为应把剧本创作放在首要位置,特提出六点建议:

从中国电影的老前辈谢铁骊提出电影立法,到以王兴东为代表的一批电影人连续多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2015年11月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对《电影产业促进法》进行了分组审议,中国第一部文化领域的行业法出台在即。草案对电影的行政审查、发行放映、产业保障等都进行了十分细致的规定,甚至细致到电影院要遵守消防和公共卫生条例。然而,对于电影产品赖以生存的电影剧本的开发、保护及合法使用,以及尊重剧本和原创作者的著作权益,却并没有纳入。在王兴东看来,这如同一种锯断树干、放弃根本,却试图让树上硕果满枝的行为,立法思路违反了电影创作生产的常理和规律。

建议一 编剧首创地位不可动摇

○记者:您为何一再强调《电影产业促进法》应当加强对剧本原创的保护?

作家和编剧首创的故事和文学形象,一直被作为知识产权贸易的大生意操作和经营,是发展影视产业“基础的基础”。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内容为王,创意制胜。

●王兴东:著名电影学者贝拉·巴拉兹曾说过:“有声电影诞生后,电影剧本就自动跃居首要的地位。”众所周知,电影的一切都是从剧本开始的。美国电影编剧2007年的大罢工,使好莱坞电影产业全面瘫痪的事实向世人证明了:编剧不干,产业瘫痪;剧本一停,寸步难行。没有文学和剧本原创的发展,就没有电影产业的一切发展。

编剧是原创内容从无到有的探险者,是食桑吐丝酿造故事的创始人。首创不能步人后尘,不许抄袭模仿,不能跟风翻拍。首创是身临其境的发现才有文学思考的再现,所有角色都是编剧用心血分娩的产儿,伟大的剧作提供伟大的角色,伟大的角色促成伟大的演员。电影的演出实质上是剧本思想的表达。中国电影出现前所未有的无序,未经编剧授权随意践踏法律赋予剧本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导演改、制片改,演员带着枪手乱改,“加戏加出两个女主角”,在电影《辛亥革命》中竟然胡编孙中山为林觉民送《与妻书》给陈意映,为演员出场而伪造史实。我们不可能要求剧本使用者一字不改地“保护作品完整权”,但在行使修改权需要原作者授权的是法定原则,一切肆无忌惮地篡改戏剧基础设计,必然造成全局的整体塌方。

在当今版权影响世界、版权创造世界的时代,剧本的版权分娩了电影的版权,电影剧本在电影产业中的法定地位和优先发展前提是不容忽视的,电影制作企业与剧本著作权人的法律关系在立法中必须有所规范。电影立法者应该认真落实中共中央关于“重点扶持文学、剧本、作曲等原创性、基础性环节”的意见。

首创成果不受尊重,原创能力必然受挫,富有个性化的创造少了,过多过滥的重复改编多了,仅从中国电影冲奥不及伊朗,就证明原创疲软竞争乏力。

文化产业是内容为王、创意制胜,发现决定了表现,发明促进了发展。电影内容的钥匙在于剧本,发明的权利在编剧。时下中国电影大量购买外国版权,重新包装,翻拍上映,充分暴露了我们的电影原创疲软无力,这不应该是中国电影发展的方向。

建议二 剧本作者是电影的首脑

一项没有严格保护文学和剧本原创的法律,等于断绝电影产业的源头活水,必然泛滥成为“有高原无高峰,千篇一律,抄袭模仿,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产品乱象。如今世界电影产业的共同危机是缺好剧本、好故事,自主原创是一切知识经济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各国创意产业在激烈竞争,高度维护版权利益已成为残酷的商贸较量。如何促进我国电影产业基础——电影剧本的繁荣,是《电影产业促进法》不可忽略的立法内容。

版权经济由原创者主宰。从世界保护文学艺术的《伯尔尼公约》和《著作权法》,原创作者是法律最高权利人,电影制片者必须购买剧本的使用权之后,导演才能使用剧本,演员才能演出剧本。文学剧本具有独立著作权,未经授权不得使用,这是为世界公认的法则。

○记者:基于促进剧本原创繁荣的前提,您认为《电影产业促进法》首先应在哪个方面进行改善?

剧本是电影的首创,作者是电影的首脑。梁信编剧的电影《红色娘子军》,改编了同名芭蕾舞剧。在他85岁高龄之际,为维护署名权和支付报酬权诉诸法庭,最终判决梁信胜诉;76岁的琼瑶诉于正抄袭其《梅花烙》原作,法庭判决琼瑶胜诉,并禁止播放抄袭的《宫锁边城》和赔偿500万元,但是被告赔礼道歉拒不执行。目睹和面对侵害原创的行为,测验我们全社会的法律良知,政府态度不坚定,业界反映麻木,评论发声无力,一个不尊重个人知识产权的社会是无法做到繁荣发展知识经济市场的,不能捍卫产业源头和基础,产业是不能可持续发展的。

●王兴东:我建议“剧本及创意”应在电影法中专设一章,并规定“电影剧本版权授权书”原则。原国家广电总局在2006年颁布《电影剧本备案、电影片管理规定》的第六条第三款要求电影备案必须有“电影剧本版权的协议书”,未经剧本作者授权,任何人使用剧本创意都是违法的。而《电影产业促进法》的第十六条,却省略了剧本著作权人“授权书”的原则,有失法律程序。

建议三 剧本位置奠定作者首席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