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阳戏曲网 > 梨园资讯 > 赴京演出广受好评 新版《邓世昌》将亮相艺术节
赴京演出广受好评 新版《邓世昌》将亮相艺术节
2020-05-06 10:40

图片 1

图片 2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安 葵

新编沪剧《邓世昌》剧照。

沪剧《邓世昌》剧照

上海沪剧院新编沪剧《邓世昌》1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演出,邓世昌的扮演者朱俭对茅善玉的一滴泪印象深刻。剧中,茅善玉饰他的妻子何如真,甲午海战前,邓世昌与何如真最后一次见面。世昌,不管你走得有多远,我生生死死等着你。唱完这句,茅老师笑了,眼角还有一滴泪。这滴泪,让我下了台心里还一直酸楚。

沪剧《邓世昌》是一部英雄悲剧,也是一部历史诗篇。邓世昌是那个时代不甘屈服的中国人的一个代表,是民族精神的典型体现。造成邓世昌悲剧的原因不是性格上的弱点,也不是宿命,而是当时的历史环境。恩格斯认为,悲剧的冲突是“历史必然的要求与这个要求实际上不可能实现”之间的冲突,邓世昌反抗侵略保卫祖国的行动代表了历史必然的要求,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取得胜利。沪剧《邓世昌》在有限的舞台时空中真实地表现了当时的典型环境,在典型环境中塑造出具有典型性的艺术形象,因此作品具有现实主义的震撼力量。

北京观众未必能像朱俭般清楚看到茅善玉的泪,但经久不息的掌声足以证明茅善玉对《邓世昌》的信心,看戏不要先入为主,你只要给我10分钟,我会让你留下来继续看100分钟。本月14日至15日,这版再度修改的《邓世昌》将作为第十七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剧目,亮相天蟾逸夫舞台。

甲午海战是一段悲壮的历史,它留给国人长久的痛。但历史不是艺术。艺术作品必须把历史转化为诗,抒写出历史人物的情感。《邓世昌》之所以感人在于作品充满了浓郁的诗意,它的现实主义思想内容与诗意的表达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导演陈薪伊认为,沪剧《邓世昌》是一声“百年孤独——对生命的咏叹”,是一个和大海有关的故事。我们可以把《邓世昌》看做歌咏大海——歌咏在大海中驰骋的英雄的史诗。有些写与抗日有关的题材的作品常常停留在表现对侵略者仇恨的浅表层次上,《邓世昌》与这些作品是有高下之分的。

沪剧特色展开剧情

作品设计了一首贯穿全剧的主题歌:“东方升起骄阳,照耀无边海疆。听那大海欢唱,卷起豪情万丈。”在序幕中是作为海军学员操练的歌曲出现的。中国有了自己的军舰,有了从船政学校毕业的第一批学员,这些年轻的学员怀着强国、强军的梦想,确实是豪情万丈的。刚刚毕业的邓世昌就接受了带船的重大任务,又兼洞房花烛,他的心中是充满幸福感的。

去年上海沪剧院确定以甲午海战为主题排演《邓世昌》,曾让不少人跌落眼镜。沪剧作为上海特有的地方剧种,以西装旗袍戏、才子佳人戏闻名于世,《邓世昌》却是一出清装男人戏,又有影视剧珠玉在前,难度可想而知。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所期望的那样,而是步步遇到阻挠。为了给慈禧太后做六十大寿,朝廷三年里不准北洋海军购买军舰和枪炮,连补充装备的费用都不拨给。朝中党争紧,水师内斗狠,将领们心灰意冷,抽的抽,赌的赌,嫖的嫖。兵勇们闹着要回家。而此时日本间谍已出现在中国的军舰上,日本侵略中国的野心已经暴露,但清政府的当权者却认为日本人不会轻易动手。这就是当时的历史环境。

上海沪剧院院长茅善玉认为,与时代共进正是沪剧的创作特色,每到一个大的历史节点,沪剧总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由头不等于艺术感染力,我们的剧本几易其稿,排演更是汗水浇灌。我们的终极目标是留得下来的精品力作。

邓世昌感到痛苦、无奈,但他要尽力而为。“我不能随波逐流去沉沦”。“风再狂,雨再猛,浪再急,涛再汹,我也要逆风独行去寻光明。”他的坚强的性格得到进一步显现,人们也预感到他的悲剧结局不可避免。

为找到军人感觉,主创人员奔赴海军基地体验生活。除了常规的队列训练外,演员们还学会了打绳结、常见旗语与手势。茅善玉表示,排练时,剧组始终沉浸在壮怀激烈的情绪中。数不清听过、唱过多少遍东方升起骄阳,照耀无边海疆。听那大海欢唱,卷起豪情万丈,每当铿锵的旋律响起,我和同事们依然感到热血沸腾。《邓世昌》既是我个人圆了一个艺术梦,也是上海沪剧院集体完成一次现实题材的强军梦、中国梦。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