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阳戏曲网 > 梨园资讯 > 现实关怀与转化创新——戏曲现代戏发展的两个关键词
现实关怀与转化创新——戏曲现代戏发展的两个关键词
2020-05-06 10:40

图片 1

图片 2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吴新斌

艺海问道文化论坛第十三期

上海宝山沪剧艺术传承中心原创大型现代沪剧《挑山女人》剧照 肖一/摄

时 间:2016年11月15日上午

戏曲现代戏在表现现实、处理近现代生活主题方面具有优势。戏曲现代戏创作历来是一个难题。近些年来,有关部门对现实题材、近现代题材的戏曲加以关注与扶持,激发了戏剧艺术家的创作热情。剧作家们积极关注社会现实,多角度、多层面、多层次地反映新型社会人际关系和思想观念,对时代脉动有较准确的把握。不少现代戏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当代生活的鲜活质感,在舞台艺术上作了可喜的探索。

地 点: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

花鼓戏《十二月等郎》,吕剧《补天》,滑稽戏《青春跑道》《顾家姆妈》,歌仔戏《邵江海》,芗剧《生命》等,敢于选取、表现非常独特的内容和表现形式,这样的作品观后总能给人别开生面的感觉。精品工程剧目京剧《骆驼祥子》《华子良》,川剧《金子》,豫剧《铡刀下的红梅》等在自觉遵循戏曲特有的美学规律的基础上,努力探索表现现代生活的艺术形式,塑造具有行当意识、程式化语汇兼具人物个性特征的人物形象,中国戏曲的“有声必歌”、“无动不舞”、虚拟、象征、写意等美学特征得到创造性传承弘扬。戏曲现代戏让观众感到亲切的同时,也看到了传统戏曲融进时代的无限可能。豫剧《香魂女》,甬剧《典妻》,评剧《我那呼兰河》,秦腔《西京故事》《大树西迁》《花儿声声》,花鼓戏《十二月等郎》,吕剧《回家》,沪剧《挑山女人》等现代戏着眼于戏曲美学的时代转化,虽借鉴话剧等西方戏剧的导演手法、塑造人物方法,但着眼于合理吸收,有机融合,尽管在艺术上并非无可挑剔,但这些现代戏的表演、导演等二度创作能勇于在提炼中创造新程式,自觉与传统程式、现代生活和他人拉开“距离”,寻找到一种非常恰当的、独特的审美形式或样式,让表现现当代生活达到一种审美的高度,实现“现当代生活的诗化”,实属不易。上述剧目有个共同点,都在不同程度地验证“现实关怀”与“转化创新”的重要性。这是戏曲现代戏发展的两个关键词。

中国文化传媒集团309会议室

先说“现实关怀”。有了它,可以拉近戏曲现代戏与当代观众的距离。

主 办:中国文化报社理论部

秦腔现代戏《花儿声声》的可贵之处,在于“惠民工程”题材居然能够写得如此新意迭出,如此具有人性深度。该剧塑造了一位颇有意思、颇具独特性的小人物——有情有义的“钉子户”杏花老太太。一般性的拆迁“钉子户”在现实生活中常见,他们的诉求多为现实物质利益而来,多为个人切身利益而来。而《花儿声声》中的“钉子户”、年迈体衰的杏花老太太不为别的,只是舍不得她脚下的那片故土以及深埋地下的两个魂灵。剧作家的可贵在于透过表层生活状态,深入发现生活的底蕴,生动讲述灵魂深处的故事,准确把握人物的心灵世界,从而捕捉到创作的某些灵感。因为有了现实人生精神层面的深度关怀,此戏尽管情节并不离奇曲折,然而却承载着浓重、真挚、热烈、饱满的情感内容,赋予强烈的现实意义,获得经久热烈的心灵共振,给人无尽的联想和启迪。比如,现代人的生活不仅需要物质环境,更需要赖以生存的精神土壤、人文关怀乃至心灵抚慰、人道关怀……

与会人员:

沪剧《挑山女人》关注现实人性、人心,关注民生,关注底层话语,以人为本,体现了戏剧舞台也是人生舞台的创作理念。该剧重视刻画人物,重视从人物的内心深处挖掘情感,整个作品具有很强的文学性和艺术感染力。它不仅成功塑造了一个很鲜活、很真实、很有情感内容和深度的人物,还挖掘了这个题材所带来的时代审美价值。它绽放一种顽强坚韧、自强不息的生命气象。不少观众也讲到这部戏所蕴含的担当意识,但我觉得这部作品不仅停留在这些层面,还写出了特殊情境之下的人性特点、心灵世界,写出了传统道德教化底下的一位平凡女性的许多可贵闪光点,也写出了我们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的人间真情。那种特殊境遇下的母子情、母女情,那份伟大的母爱,那种感天动地的无私大爱,那种特殊境遇中的抉择,于今天无疑非常值得弘扬、思索。不少人不是痛恨现在人心不古、道德滑坡、世风日下吗?这样一个作品的出现,能净化社会风气、励人心志。它呼唤的是一种真情、美善,一种内心的纯粹、崇高。所有这些“意义”,在戏中又是非常自然地存在着,而不以矫揉造作的煽情野蛮拼贴于作品之上,也不是将所谓深刻主题、思想任意拔高于其间。

龚和德(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吕剧现代戏《回家》取材于真人真事,其主人公原型,来自2012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高秉涵。剧作家用真情、激情和想象写作,在现实主义的创作基调上,大胆融入浪漫主义、表现主义的创作理念,赋予鲜活的当代生活质感。该剧在题材选择和处理上更具有当下意识和当代生活质感,更具有现实观照的情怀,更注重作品内涵与当代人的情感和思想对接,从而引起更多观众的共鸣。

李法曾(著名表演艺术家)

再说“转化创新”。这是戏曲现代戏“当代性”形式追求的需要。

赓续华(中国戏剧杂志社主编)

戏曲本质上属于“开放性”的艺术。对于戏曲现代戏,本体的传承、传统的接续固然都是必要的,但“转化创新”乃至另类的发现、建构、探寻,依然是戏曲舞台的永恒命题和时代的客观要求。

王绍军(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主任、教授)

近年来,戏曲现代戏的二度创作的艺术手法更趋自由多样。在吕剧现代戏《回家》中,导演卢昂在充分把握戏曲特点的基础上,恰当地吸收借鉴话剧重舞台整体性表现、全方位体现,重人物内心体验等优长,在场面调动、节奏把握、空间处理、人物塑造、舞台设计、音乐设计、音效处理等方面进行新的、适度的综合和整合,给观众耳目一新的艺术感受,增强了戏曲现代戏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比如说该剧独特的舞台呈现样式,就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样式是导演对于剧作的一种诗意表达。好的舞台呈现样式能延伸、升华剧作的思想意蕴。吕剧《回家》在导演的统率下,避免了表演、音乐、舞台美术机械图解剧作,忽略形式感的弊病,而强化了空间艺术、时间艺术、视觉艺术、听觉艺术、形体艺术的高度综合,使得演出朝整体性、综合化方向发展。全剧具有一种统一的审美意蕴、风格趋向。

吴新苗(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副教授)

张曼君导演的秦腔现代戏《花儿声声》,层层叠叠展露灵魂深处的花朵,带给人独特的艺术美的享受。该剧的成功也是综合意义上的成功。笔者在看戏过程中,情不自禁地被富于个性的演出样式所吸引、所感染。该剧之所以具有超越“普遍”和“常规”的舞台风貌,在于创作者们秉承自由、独立的创造精神,以自己的心灵接通剧中人物的情感脉络,以自己的艺术探险为传统戏曲走进现代、融入现代作了一次有益尝试。此戏无疑用新的形式、手段拓展了戏曲的表现语汇,探索了本剧种的表意空间,所呈现的演剧样式具有强烈的抒情化、诗意化特征,所构筑的诗性舞台空间不时散逸出艺术家智慧灵气。传统艺术秦腔,在充溢着现代生活质感的创造性舞台探索转换中,获得新的生命活力。

贾文龙(河南豫剧院副院长、河南豫剧院三团团长)

现代戏的“转化创新”,还在于创造表现现代生活的新程式。毕竟能像京剧《华子良》《骆驼祥子》那样创造“扁担舞”、“箩筐舞”、“拉车舞”的戏太少。吕剧《回家》把传统戏曲程式与现代舞台表演语汇结合起来,创造出许多新的戏曲形式来。这一点,也同样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戏中有许多出彩的表演是以前戏曲舞台很少见过的,导演用戏曲的艺术表现手段,将捕捉到的独特生活形态,用舞蹈身段、动作化入戏曲的韵律之中,像“迎亲抬轿舞”、“双人红绸舞”等,可以说,这是对于戏曲程式的一个个新创造,令人啧啧称奇。而该剧演员在舞台上的一举手一投足,不乏塑造人物的内心体验和外部技巧创造。演员在演绎故事、表情达意的同时,也展现传统戏曲的技艺之美,展现经过重新创造和组织的新表演语汇之精彩。类似这样的艺术创造颇值得总结和探讨。

惠敏莉(易俗社社长)

戏曲现代戏创作只有站在时代前沿,讲好身边故事,多些现实关怀,多深入百姓生活,多表现新的人物、新的精神风貌和新的时代特征,同时,在戏曲化与现代化的交汇点上,努力探索实现舞台呈现与戏曲内在特质相融的转化创新,才能赋予戏曲现代戏强盛的生命力。

华 雯(上海宝山沪剧团团长)

林 琳(文化部艺术司戏剧曲艺处处长)

主 持:徐 涟(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

一、努力做好戏曲艺术传承发展这篇大文章

徐涟:近几年来,国家和地方政府不断加强对戏曲的支持力度,戏曲创作题材日益多样,内容丰富,质量提升,演出频繁。在重视编剧培养、加强二度创作的同时,如何加大对戏曲表演艺术的理论研究,引导优秀中青年戏曲演员确立自己的表演特色,推动建立具有时代特征、中国美学风范的戏曲表演风格与艺术流派,成为戏曲艺术传承发展的重要内容。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上,公布了10位文华表演奖获得者,他们都是当代戏曲舞台表演艺术的优秀代表。为此,中国文化报社艺海问道文化论坛聚焦当代戏曲舞台表演风格,邀请卓有建树的理论家龚和德、李法曾、赓续华、王绍军、吴新苗,邀请了三位本届文华表演奖得主现代戏豫剧《焦裕禄》主演贾文龙、秦腔《柳河湾的新娘》主演惠敏莉、沪剧《挑山女人》主演华雯,还特别邀请了文化部艺术司戏剧曲艺处处长林琳,大家共聚一堂,就戏曲艺术如何体现以表演为中心,戏曲舞台现代题材人物形象如何塑造、戏曲人才培养如何加强梯次队伍建设、当代戏曲流派纷呈是否可能、如何加大戏曲表演风格的理论研究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

这也是继艺海问道文化论坛聚焦戏曲理论的当代建构中国戏剧精神等话题之后,又一次以戏曲艺术发展为主题的论坛。希望汇聚戏曲界的力量,不断探讨戏曲艺术从实践到理论等多方面的问题,推动戏曲舞台艺术持续、深入发展。

林琳:中国文化报艺海问道文化论坛就推动建立当代戏曲舞台表演风格召开研讨会,在当前国家大力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背景下,意义十分重大。

去年7月出台的《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是党和国家文化工作重大决策部署中的重要内容,对营建戏曲良好生态环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发展至关重要。振兴戏曲艺术是时代的需要、人民的需要和繁荣文艺事业的需要,文化部十三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戏曲振兴工程也已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第六十七章第三节,目前已重点开展全国戏曲剧种普查、戏曲名家传戏、剧本扶持工程、戏曲像音像工程,推动戏曲进校园等工作,加快培育有利于戏曲活起来、传下去、出精品、出名家的良好环境,构建戏曲传承发展新生态,努力做好戏曲艺术传承发展这篇大文章。

中国戏曲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中华传统艺术的精华,数百年来在历代艺术家的不断创造和实践中,积累了一整套表演艺术程式,五湖四海,流派纷呈,受到各个时代人民群众的喜爱。多姿多彩的戏曲艺术要在新时代展现新风貌,就必须要坚持百花齐放、推陈出新,不同剧种、不同流派竞相发展。要注重师徒传承,重视传艺、传神、传德。在表演艺术上要鼓励创新创派。在尊重传统、遵循艺术规律的基础上,扬弃继承、转化创新,赋予优秀传统文化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现形式,实现中华文化现代化。希望本次论坛在学术上就如何引导中青年戏曲演员确立自己的表演风格,推动建立具有时代特征、中国美学风范的戏曲表演风格与艺术流派等方面,建言献策,在建立当代戏曲舞台表演风格上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二、激活传统 化旧为新

龚和德:戏曲同其他戏剧形式话剧、歌剧、舞剧一样,都是以表演艺术为中心的综合艺术。戏曲的特殊性在于表演艺术本身就是唱念做打的综合,这就决定了戏曲是一种技艺性、形式感、观赏性特别强的戏剧艺术,传统深厚的戏曲剧种尤其如此。因而技艺高超的戏曲演员成为观赏的焦点,备受青睐,以致称戏曲为角儿的艺术。我作为戏曲爱好者,也是追捧角儿的;作为理论工作者,又不赞同把戏曲定义为角儿的艺术,因为它掩盖了戏曲综合性的其他因素,具有片面性。

处在现代转型中的戏曲艺术,很需要角儿们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尚长荣为什么成功?就因为他明确意识到了精美的表演艺术必须有新文化支撑。是现代作家的新的文本提供了新的形象,才能促成演员进行新的创造。所以我喜欢说演员要靠文学起飞。反过来,是演员的成功创造,使文本获得了持久的舞台生命力。两者相得益彰。

我们需要分清以表演艺术为中心同演员中心论之间的区别。传统戏班实行角儿制,是把演员中心论制度化了,好处是一切为角儿着想,缺点是把文学这一最重要的综合因素贬低了,作家成了角儿的附庸,直接影响到戏曲文化性质的转化和文化品位的提升。

戏曲的现代转型,在演出形态上也会不同于传统的一桌二椅、衣箱制、白光照明。这种传统的演出形态随着传统剧目的传承会保存下去,具有高度稳定性。而新的剧目必然在综合形态上出现新的探索和创造,若成功了则可以丰富戏曲的表现力。需要注意的是某些二度创造者热衷于自我炫耀,导致表演艺术被挤压和削弱。这也是对戏曲综合性的一种歪曲。克服此类弊端,才能带来演出新形态的真正个性化和多样化。

戏曲的好角儿很多,能开宗立派的终属少数。有些剧种有过流派兴旺期。前提是人才多、市场好、竞争激烈。当时的常演剧目多为梨园界长期积累下来的共享资源,大家都可以演。好角儿就在通大路与求特色的结合上下功夫,再加上私房戏的兴起,把求特色推向极致,迎来流派纷呈。形成流派有三个基本条件:一是有若干拿手戏,能把剧中角色演活了,唱绝了;二是在这批拿手戏中,贯穿着、洋溢着角儿的某种特长、特色;三是能引起观众痴迷和后学追摹,具有持久的艺术魅力。现在流派风光还在,许多有成就的表演艺术家大多有或隐或显的流派背景。一时没有新流派的产生,不等于戏曲的现代建设没有新的成就。例如尚长荣先生,目前还不能说已形成了尚派,但他的艺术成就又有超流派的广泛意义。

李法曾:我是话剧演员,但我一直向戏曲学习。中国戏曲是伟大的,它用各种艺术手段为观众讲述了成千上万个精彩生动的故事。三五步行遍天下,六七人百万雄兵,一个圆场跨越千山万水,一桌二椅变幻无穷这是别的艺术学不来的。